调研10万人,吴晓波频道今日发布《2018新中产白皮书》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9-20 16:22

  吴晓波频道《2018新中产白皮书》(以下简称《白皮书》)今天正式发布。这份报告深度调查10万余人、分析100多万条数据,访谈了近500位新中产代表者,对新中产的消费、财富、家庭、职业和价值观等方面进行更加深入的分析和总结,还原出一个真实的中国新中产群体。相比2017年吴晓波频道发布的《2017新中产白皮书》,今年的白皮书的数据和案例都更加详实。

  早在2015年年初,吴晓波写过一篇《去日本买只马桶盖》,指出中国正面临消费升级,而背后的推动力量正是崛起的新中产群体。

  从发达国家的历史看,一个橄榄形的社会才是稳定的,中产正是橄榄球中最饱满的人群。这群中国最中坚的力量,这群蓬勃生长、注定将影响中国影响全球文化的人,必然值得去记录和深究。在未来,吴晓波频道将对新中产群体进行持续的跟踪调查,并进行对比研究和发布相应的研究结果。

  为了更好地回答“谁是新中产”“我算不算一个新中产”这两个问题,《白皮书》中总结了3条价值观标准、3条经济标准,以及职业、教育各1条标准,共计8条标准,作为硬指标来衡量一个人是否属于中产。其中,符合8条属于高阶新中产(超标新中产),符合6-7条属于标准新中产,符合4-5条属于准新中产。

  标准1~3:价值观——新审美、新消费、新连接

  (图1)

  标准4~6:经济——收入与资产水平

  (图2)

  标准7:职业:——从事专业性或管理类工作

 

 (图3)

  标准8:教育—接受过高等教育

  

(图4)

  可以自测一下,你是否已经达到新中产标准了呢?接下来,我们将从《白皮书》中的消费、财富、职业、家庭与生活、价值观5个篇章里,提取出几个比较有代表性的观点与大家分享,了解新中产到底是一群怎样的人。

  一、消费:“新四小家电”成为新中产家庭的标配

  吴晓波频道《2018新中产白皮书》将消费升级的形式分为新增消费(买原来没有买过的商品和服务)、品质升级(买比原来更优质的东西)和性价比升级(以同样的价格获得更好的商品)三大类。

  20世纪70-80年代,家电标配是“三转一响”:自行车、缝纫机、手表、收音机;90年代,则是“三大件”:冰箱、彩电、洗衣机。而在这一轮的家电升级中,“新四小家电”成为了新中产家庭的标配,即净水器、智能电饭煲、加湿器和吸尘器。这些家电在过去两三年中,销量均大幅增加,从小众产品普及为每个新中产家庭必备的物件。

 

 (图5)

  二、财富:中国股民,5-8成都是来自新中产家庭

  新中产具有非常强的理财意识,但同时他们也非常讲究资产的安全与保险,这可以从以下两个数据得到验证:

  第一,64.5%的新中产有定期存款或银行理财的习惯,其中超80%新中产用于定期存款或银行理财的资产超过了家庭资产的10%。

  

(图6)

  第二,在中国的股市中,5-8成的股民被新中产承包,但是他们在股市中能够接受的损失度是10%,一般不会超过这个内心防控线。

  新中产以上两种行为,皆与他们匮乏的理财知识有关。因而,无论是知识结构还是理财习惯,新中产都亟需补充更多的知识课程。

  三、职业:办公室没有政治,只有“欲求不满”的薪水和晋升

  在《白皮书》中,除了阐明创意阶层和新专业主义的崛起,还特别调查了新中产这一群体普遍存在的职业焦虑。在职场满意度调查中,新中产对工作最满意的方面是同事关系,其次是工作自主权和工作压力。而最不满意的地方则是薪酬、发展前景和晋升机会。

  

(图7)

  和满意度匹配的是新中产的职业焦虑。最大的焦虑来自知识结构,其次是财务自由的压力,最后则是年龄的压力。

 

 (图8)

  而对于35岁,即已经工作十年左右的新中产来说,以上三大焦虑更为明显。这一年龄段的新中产,由于在成长路上缺少引导其前进的“导师”,因而常有走错路的荒谬感。到了35岁这一接近“不惑”的年纪,他们却往往会在职业上陷入迷茫,因而某个半夜醒来会突然想要重来一次人生。

  四、家庭与生活:7成认为结婚时门当户对要考虑

  新中产的择偶标准是典型的“要找到那个对的人”。诸多标准中,8成以上的新中产认为三观匹配和性格适合是两个人结婚最为重要的。同时,71.6%的新中产也认为门当户对是需要考虑的。

  (图9)

  而对于婚姻形式,新中产的要求和标准降低了很多。比如对闪婚和裸婚两种非主流的婚姻形式,新中产的接受程度比较高。对于闪婚,持负面态度(即完全不同意和比较不同意)占比为22.9%,持正面态度(即非常同意和比较同意)的比例则是51.5%。对于裸婚的这两个数据,则分别是18.8%和55.8%。

  (图10)

  对于新中产来说,结婚时的礼金、房产、汽车或是其他物件,并不是必需品,甚至不在考虑的范围以内。这一方面得益于新中产对婚姻内在因素(爱情、三观和性格匹配等)的重视,因而婚姻形式这一外在因素处于相对次要的地位;另一方面也可能是每个人都会更关注自己缺少的部分,对于自己现已拥有的部分并不是很关注。新中产本身在经济条件或其他硬件条件方面,自身的资质都不错,对于这些方面的要求自然也就降低了。

  五、价值观:5年时间即可提升一个阶层

  新中产是一个伴随变化和演进的群体,他们最大的自我认知是“中间感”,这从新中产对自我社会地位的评估上可以看出(主要集中于社会前30%~50%)。同时,这还是一个进步的群体,他们认为自己5年前的社会地位主要位于前40%~60%,在5年之中他们通过自我努力提升了一个级别(前30%~50%)。

  (图11)

  当然,他们从收入、教育程度、职业或是其他方面而言,在全中国的排位绝不仅此。新中产对自己有更高的预期。追求进步的人毫无疑问会比满足现状的人有更多烦恼,也因此,新中产的焦虑感也很重。不过,这些大多可以归结为进步中的烦恼,即“目前比原来更好,但我还需要更好”。

  这种求而未得的心态,我们将其总结为“悬浮”。新中产的生活似中流击水,在悬浮中奋力前行。

  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为本网站转自其它媒体,相关信息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不代表本网观点,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